<sub id="bpbxf"></sub>

      <thead id="bpbxf"><delect id="bpbxf"></delect></thead>
      <pre id="bpbxf"><nobr id="bpbxf"><big id="bpbxf"></big></nobr></pre>
        <thead id="bpbxf"><listing id="bpbxf"></listing></thead>

        <address id="bpbxf"><nobr id="bpbxf"><menuitem id="bpbxf"></menuitem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thead id="bpbxf"><listing id="bpbxf"></listing></thead>

            <thead id="bpbxf"><listing id="bpbxf"></listing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bpbxf"><nobr id="bpbxf"><menuitem id="bpbxf"></menuitem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bpbxf"><nobr id="bpbxf"><menuitem id="bpbxf"></menuitem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span id="bpbxf"><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bpbxf"><nobr id="bpbxf"><big id="bpbxf"></big></nobr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廣告
                  人氣排行
                  導購
                  • 人臉識別十字路口:觸發臉的恐慌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低調的學校上熱搜,準沒好事。”中國藥科大學大四學生周琪看到學校的新聞時想。8月底,有“藥界清華”之稱的中國藥科大學全面引入人臉識別技術,不僅用于門禁,還在試點教室安裝攝像頭刷臉考勤,并對學生課堂聽課情況全面監控。有報道稱:“在部分教室試水后,逃課和‘替同學答到’或將成為歷史。”一切早有端倪。6月,周琪收到學校通知,稱為了做好人臉識別系統,學生要提交高要求的照片做信息采集。兩個月后,周琪就體驗到了

                  • 比隱私濫用更可怕的 是AI攝像頭的黑灰產之困

                    刷臉購物、智慧停車、智能考勤……今天計算機視覺技術已經深入到了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,也因此讓不少人患上了“攝像頭焦慮癥”。近,從人臉識別進課堂引發的技術倫理問題,到AI換臉應用軟件ZAO爆火后的隱私爭議,以及被無處不在的城市電子眼網絡鎖定的“監控感”,不斷跳動著大眾對數據過度暴露的敏感神經。驚嚇過后,技術公司的做法究竟對不對,采集數據的邊界在哪里,討論這些問題無疑是必然的、應該的。其實吧,無論是各國

                  • 揭秘!關于學校,那些你知道和你不知道的

                    慧聰音響燈光網報道,又是一年教師節到,祝廣大恩師們教師節快樂!曾經作為學生的我們,是時候來一波回憶殺了。  天不亮就摸黑上學的年代  至早到的,除了每個班“管鑰匙的”那位同學,就是班主任  他一個人身兼開門、開燈、開窗多重任務  還要一臉嚴肅地站在教室門口  蹲守那個遲到/缺勤的倒霉鬼  考勤還不是至可怕的  試問哪一個人在學生時代沒有經歷過被  “班主任突然出現在教室門口/某個窗口/你的背后” 

                  • 最新資訊
                  • 行業資訊
                  bt搜索下载